媒介稿约
给我留言
与我联系

  

从徘徊到真正Say NO

    口述:卫林    执笔:振业

                  (一)

我从外资公司走出来,七月明媚的阳光照在我身上,心中不禁一陈舒畅。这是因为我从这间公司踏出去后,马上就要开拓自己的产业了,而且在原先的公司里,我敢于向老板说不。这绝非一般打工阶层所能表现出来的能耐。

在此之前,有谁曾会想到我曾多次在打工生涯中,在决择取舍十字路口上多次徘徊?这一段漫长打生涯一晃就是近十年。

                           (二)

九五年,我只是一名初中毕业生,从黄土地里钻出来又黑又瘦的小伙子。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跟随着表兄在一间织带厂后勤里当装配工。

说是装配工,其实是装机、修机、维修、安装、打扫卫生什么杂务都要干。那个时候,只知道老老实实地干活,不敢发出半句怨言。尽管后勤部大多员工对这间厂的老板和主管都是充满了意见,发了一大堆怨言,但最后还是乖乖地接受了安排。

我刚进厂的第二个月,工厂的订单突然增多,三班制都无法应付过来。工厂就将附近的一个仓库改建成车间,为了尽快将设置装上去,老板给我们协议:如果一个星期内把工厂水电安装好,后勤部每位员工奖励200元;如果在第二个星期内把工厂的织带机装配好,能够生产的话,每人奖励300元。这对于后勤部的员工来说,这无疑是给我们加了一半工钱了。

于是,后勤部七个小伙子在这两个星期内不分昼夜地加班加点。整个车间改建,安装配置,我们只用了十天,比老板要求还省了四天。

老板很高兴,亲自给我们后勤部备了一围酒席,说是给我们嘉奖。在我未成熟的心灵里,我觉得我们是荣幸的,老板待我们真不薄了啊!

可是,到发工资的时候,老板就把奖的事儿忘了。后勤部七个员工都愤愤不平,但谁也不敢带头向老板要回那些奖金。后来,大家越想越气,自发地组织起来,由班长带头,向老板讨个说法。

我们得到的答复是奖金在下个月再发。我们都觉得很不公平,明明在这个月里得到的偏要放到下个月呢?这不是明摆着拖延吗?老板看到我们都不吭声,就表决了,等把这个月要装配的机子装配好后,再发奖金下去。

我们觉得很无耐,无话可说,也只能接受了。

下个月发工资的时候,我们后勤部七个人都领到解雇书。

当我拿着解雇书那刻,我心里真不是感觉,这不是说我舍不得这份工作,而是说老板欺骗了我们,我们连向老板说一句公道话的权利也没有呢?这到底是什么原因使我没有这个能力呢?

                       (三)

一直带着我这个疑团的我,开始第二份工作的生涯。在另外一间织带工厂里,我继续在后勤部里当一名普通的机修工。

有了第一份工作经验,我干起事来熟络多了,嘴巴老实多了,不像刚来时叼唸个不停,也不敢过于相信老板的言语。

这间工厂要比以前的工厂规模大得多,管理也比以前的完善。我所在的后勤部有两个班长,班长上面有车间主管。主管就是给我们考勤和核算工资的。然而,我跟主管的关系并不熟络。尽管,我来到已经大半年,跟他搭讪也不超过三十句,许多都是因为工作问题才去和他打招呼的。

或许不善于与上级打交道使我在这间工厂碰到不少麻烦。就在我到来这里刚一年的时候,有名机修工经常请假,他未完成或无法完成的工作都交由我去完成。按厂里的规定,请假员工未完成的工作交给其他员工完成,按加班计算工钱给其他员工。

然而,到我拿到考勤表到财务部结算工钱的时候,我竟然没加过班。我觉得不对劲,就拿着考勤表去询问我们的主管。

主管先是上上下下打量我一番,然后给我解释,说我帮其他员工完成工作的时间在上班时间,并不是在加班时间。我反驳主管说,这样不对啊!明明不是说好是按加班来计算的吗?

主管却显然很不耐烦,也许在他心目中,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机修工而已。他推却着说,等他问明老板后再给你答复。

我一听就来气了,冲着主管喊:“今天不给老子算清楚,老子今天就不开工。”

主管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走了出去。

我知道不在老板说清楚这件事,主管就肯定会在老板面前打小报告了。当我找到老板,将事情说白了的时候,主管也跟着进来了。

“老板,我已经跟他说了,要等您决定才能给他一个答复。想不到他却直接跑来了。”主管解释说。

“是的,今天不给我算清楚,我今天就不开工了。”我气冲冲地说。

这无疑是给老板起了难题,如果他真的给我算清楚,显然他就是不相信主管,令主管难以下台。他要是相信主管,那肯定就是不给我公道了。在这情况下,他选择了主管而放弃了我。

我始终无法明白,为什么自己有理,吃亏的偏偏就是自己呢?为什么自己向老板施压是结果竟然是如此悲惨?我带着疑惑不解,痛苦难堪的心情再度离开了。

             ()

这个疑团一直困绕着我,为了能够解开这个疑团,我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很快地,我转到一间五金加工厂里,在机房和后勤部里当一名机修工。凭着这两三年来的维修和组装经验,以及自己利用上夜校取得电工证的能力,很快得到厂长的肯定,把我从一名普通员工升为带班。两个月后,我又被调入车间,当上生产线的主管,负责安排和支配整条生产线的运作。

这对于一位在异地他乡打工的工薪阶层来说。能够得到上级对你的赏识,这无疑是对你一种莫大的恩宠了。在我还未成熟的心灵里,总是觉得自己才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能够一下子跃升为三四十人的主管,是老板对自己特别关照和荣幸。自己只有尽最大能力去完成工作。

正是出于感恩的缘故,我所带领的整条生产线在短短半年时间内,产量提高了20%,耗损降低了50%。这对于一间工厂的运作来说,这是一个相当可观的价值量。

一年后,工厂扩建,我不但安排好整条生产线工作,积极带领和配合后勤部用两月时间,将一间原来规模大一半的生产车间运作起来。而且,整个车间的运作都是由我一个人来打理。从那时候起,我慢慢将自己往管理学里推。

然而,令我感到悲衰的是,从我调出后勤部升为主管后,领了第一次飞跃工资后,到我带领几个部门将整间新车间运作起来那时,工资一直保持当主管第一个月基本工资,只是奖金和加班费会随着工作量上下浮动而已。我觉得这对于我来说,实在太不公平了,我给工厂所付出的跟我所收入的差距实在是差太远了。

我越想,心里越不平衡。心事重重的多瞒不过女友的眼睛。她询问了我几个问题。

“按照你现在的能力,你能干些什么出来?”

“你说这对于你来说,实在不公平,哪么什么才是公平?”

“你知道当初能够得到老板赏识的真正原因吗?”

…………

我一直在沉思着这几个问题,但始终无法走出心理不平衡的圈子。情绪低落的我影响了工作,也影响了整条生产线的运作。

老板先是找我谈了话,询问是否出了什么问题,或者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的。我只是支支吾吾地应答了几句,并没有提及薪金问题。在我心目中,我所做出来的事情,老板是有目共睹的,不必员工提醒些什么。

两个月后,旧车间需要停产改建,所有机床都必须往新车间大规模转移。我的心里像有根刺的,没有主动跟后勤部在一起,以尽快速度将机床转移。结果,后勤部用了近两个月将旧车间清理好,还没有进行清理和安装,这样下去,恐怕要在三四个月后才能正常运作。在这期间,后勤部的事情我连问也不问,更别说是主动配合了。在我心目中,我管的事情大多了,管多管少一个样,管与不管也一个样,更何况后勤部里事情根本不用其他主管去管。上次只是自己多管闲事而已。

老板却不是这么认为,他所看到是我上次在新车间积极配合的样子,今次却连身影也看不到了。他只知道你是比以前懒了,或者不想多干了。他就不会想这是不是你的份内事了。

因为这件事,旧车间无法在预定日期完工,受到了处罚,我也被牵扯在内了。心理本来就不平衡的我,这下子更加无法容忍下去了。

我找到了老板,向他要回一个自以为是的公道。

老板原来还是很客气地接待了我,先是给我倒了杯热茶,然后满脸堆笑地跟我谈话。后来,他耐不住我直接的偏激,终于板起脸。

“你说今次的处罚很不公平,对你一点责任也没有,说得过去吗?”老板问。

“老板,首先你要明白,我是生产部门的主管,不是后勤部的带动,他们出了错,已经跟我毫无关系。”我回答。

“那么,我问你,上次你为什么在两个月内把新车间运作起来,现在在一个小车间四五个月都无法开工,你说你没有一点责任吗?”老板又问。

“上次也许是我管多了,其实你不觉得在上次如果我没有把新车间搞好,你肯定会责怪我,说我管的不管,不该管的却管上了。那个时候真的是吃力不讨好。但是我为什么还要这样子呢?就是因为我觉得我应该与工厂共同进退。可是,我所做的一切都没有得到应得回报。”我答。

老板先是上下打量着我,然后不停地发出冷笑。

“老板,也许你觉得这是我的份内事。可是,如果你是我,在干多干少,干与不干都是一样的情况下,你会怎么想呢?”你又解释说。

老板还是不断地冷笑,突然瞪着眼说:“干与不干根本由不得你选择,除非你离开这里。”

我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与老板闹翻了,我带着郁闷地离开了这个曾经了这个曾经给予我信心,给予我职位的加工厂。在临开那刻,老板说了一句似侮辱人的言语人的言语:找一个两条腿的人干事很容易,找一只三脚猫却真难啊!

                         (五)

这句话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老板的言语并非无道理,普普通通的打工者随处可见,只要随便贴出一张招收员工的告示,明天就会有上百人来报名面试,而一个真正有能力有本领的领导者却并非随处可找。

这使我感触很大,三次打工经历使我真正明白,为什么自己无法向老板叫板的真正原因。那是因为自己的学识问题。说白一点,我根本无本钱向老板say no.在这三次打工经历里,我学会了忍耐。

两个月后,我转到一间新建的电镀厂。一间空厂矿,还没有任何设置的工厂。什么都必须从零开始。

这对于有3次以往经验的我来说,考验是不大的,毕竟所有工厂的车间开建时的装配基本都是差不多的。因此,电镀厂里每一台机床,每条生产线,甚至每一盏照明都是我带领员工经过三个多月的共同努力的结果。

生产线运作成功后,我又接管了整个生产车间的全部运作安排。在短短半年内,工厂可以完成第一份订单,这比老板预期的还要快三四个月。

经过以前的打工经历,我已经不会轻易向老板叫板了。当然,这并不是说我已经屈服了这种状态,而是我还没有足够本钱向老板say no.

我的姑姑老是在电话里,责骂我无论去到哪里都只是一头开荒牛。等开垦起来后,老板就把你一脚踢走。

在电话里,我不敢发出半句吭声。姑姑的话并非无道理,因为在以前打工经历里,自己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但是,我想告诉姑姑,她是否站在我的立场上去想一想呢?一个只有初中水平的异地小伙子,无高学历无尖端技能无人际关系,你说能干些什么出来呢?能够让你自己在新开建的厂房里,慢慢地从零做起,使自己学会如何管理员工,安排员工,使员工配合起来,以最高效率完成任务,这些都是我所要认真学习的东西,也必须在实践中求得经验。更何况我还没有足够资本能够离开这里,开拓自己的天地。

在这种情况下,我只能乖乖地留在这里,认认真真地做好本职工作,并通过不断学习和总结,不断提高自身价值。

在工厂正常运作情况下,我终于向老板提出申请,利用星期天到广州去学习管理为培训课程。对于这个要求老板先是犹豫,后经不住我的恳求,他最终还是同意。得到老板同意这个申请,我知道其中的含金量。我的语气很诚恳,决没有以前那种生硬和倔强,多了一些客气和恳求的语调。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老板也不愿意因此而失去了一位得力助手,双方都是在利用和反利用平衡尺度上,只要不过火,尺度大致总是保致平衡的。

                                 (六)

培训课程完成后,我很快被一间外资公司相中了。为了将所运用到真正规的生产管理模式里,我决定向电镀厂老板say no

在外资公司里,我不但学到以前在小型工厂无法学到的实践经验,并能将所学课程用到实处。在这个过程里,我依然与以前的五金厂老板,电镀厂老板保持密切联系,尽管我已经离开了那里,但我毕竟是从那里

走过来的人。

因此,在技术和管理的问题上。我还会经常往五金厂电镀厂里走,帮助他们解决一些难题在那个时候,我已经将注意力集到如何开拓业务量的问题上。

在管理规范化的外赏企业,并非你想往哪个部门与去就往哪个部门去的,即使你有能力也得通过考核才能进去。经过几番周折,我才得以业务员的身份在公司出现。

从生产技术人员,从生产管理人员到业务员的过程,这无疑是一个很大转折,也是一个极具挑战的考验。那段日子,我差不多要把自己推向悬崖。我曾经想过放弃,但只要想到远离属于自己产业还差一步的时候,我就只能咬紧牙关,硬着头皮往前……

当我从业务主管接过第一桶金时,我突然提出辞职。在那个时候,我有足够能力向公司say no.因为我已经拥有一定量的客户,熟悉本行业的运作,丰富的行业经验,使我荫发了开创自己产业的念头。

在我还没有及时将生产走上正轨的时候,我将订单转到以前五金厂,电镀厂里进行加工,自己亲自指挥检测。

                              (七)

从外资公司业务部里走出来,明媚阳光照在我身上,从来有过的自豪感走遍了全身上下。这见证着一位异地他乡普普通通打工者的成长历程,一位曾经徘徊无定的小伙子经历的岁月洗礼后绽放出灿烂的鲜花来。

 


网站空间: 北京网易公司提供    管理员信箱:[email protected]
网页版权归著作人所有,采用和转载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