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介稿约
给我留言
与我联系

小小说 纪实稿诗  歌生活随感篇心理话题 棋艺人生短信个人简历媒介用稿相册与证书贺卡宣传海报

 
                     从无证电工到五金店老板

口述:泽良  执笔:振业

                                                  ()

95,初中毕业的我随同村兄弟南下到深圳,开始了我的打工生涯。

刚来深圳,对一切都觉得十分鲜奇,总是不停地追问老乡,为什么这样怎么那样的?在工地里,没有几个老乡是很有见识的,他们对我的这么多问题表示不满和讨厌。作为什么都不懂的打工仔,我只能和他们一样,在沙尘弥漫的工地上寻找生活的来源。

在工地的大半年的日子里,我什么也没有学懂。整天跟着那帮粗野的男人混在一起,除了工作就是打牌喝酒。工头叫我去跟师傅学砌墙,学装修,我就得过且得地应付着。因为我根本对这些毫无兴趣,倒是跟那些水电安装的师傅混得挺熟络的。

后来,工地的包工头溜了,整个工地都停下来了。我们面临着失业的危机。干我们这行的,真的是手停口就停。许多老乡都纷纷为自己的出路开始寻找方向。不知道危机感的我还是天天跑到其他的工地里,跟着那些安装水电的工人混在一起。

后来,老乡们都走了,只剩下我和几个看管材料的老员工。我开始知道惊慌了,在这里找不到工作的话,我就没有饭开了。

在附近的工业区里,有许多工厂在招收技术员工。焊工和电工的工资是比较高的,这使我产生要当一名电工的念头。我觉得自己对电比较感兴趣,那只是一种蒙蒙胧胧的感觉而已。

我现在什么都不会,要进去工厂是非常困难的事情。辗转了半个月,我把附近几个工业区都走遍了,还是没有找到工作。

正当我准备收拾行李,再跟随老乡转到其他工地的时候,旁边一间新开的铸造厂招收大量学陡。于是,我顺利地进入了铸造厂。

说是学徒,其实是打杂,装、拆、铣、搬、扛、甚至清洗厕所,样样都要干,一个月下来350元工资。

幸好,我出自农村,农活天天干,在工地里又是干粗活的人,所以很快适应下来。

对师傅如何注模、配图的东西我没有丝毫兴趣,干完活后就往装电线的电工组里钻。当电工打开机床后面的电箱,我被里面密密麻麻的排线,一个又一个叫不出名称的元件深深地吸引住了。

电工蹲在电箱前检查了一个晚上,我也跟着蹲在那里一个晚上。员工们都纷纷下去了去了,莫名奇妙地望了我一眼。可是,有谁知道此时此刻的我心情有多么激动,如果能够让我完全掌握机箱里的电路,是多么了不起啊!

                                                     (二)

铸造厂里的机床很多,每台机床都配有一个独立电柜。因些,电工的维修工作比较繁忙,这让我这个不懂电的小伙子大开眼界,望着一个又一个电子元件井然有序地排在电柜里,一排又一排电线贯通其中,我心里真是有说不出的滋味,科技竟然如此先进。

但是,一个对电没有丝毫认识的打工仔,要想在这方面有所长进,显然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看着电工们在不停地将元件拆了又装,装上再检查的样子,我简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们在干啥呢?耳边听着他们说什么自锁,常开常闭之类的术语,简直是对牛弹琴。我连380伏电压和220伏电压怎样区分也不懂,怎样能看懂他们的操作,怎样能听懂他们的术语呢?

   我给自己下定决心,不学懂电气誓不罢休。我开始尝试买一些电气化基础书籍来自学,谁知那些叫不出名字的元件,看不懂的电器元件符号实在难以弄懂。我将一大串叫不出名称的元件和符号勾起来,打算诚心地去询问那几位电工师傅。

  电工师傅并不是那么容易相处的,他们对我的问话起初都是不屑一顾的,后来经不住我的纠缠,他们才偶然回答我一些简单的问题,但只要涉及到机床线路的话题就会闭口不言。

  因为我经常向电工们询问一些跟工作无关问题,他们耐不住了,要我们的带班管好我,不要让我在车间里四处乱走,影响他们安装与维修工作。

  初涉世足的我,开始体验到人与人之间互不相融的处境。

  经过班长的训话后,我再也不敢在上班时间在车间四处走动。但对电产生浓厚兴趣的我丝毫没有放弃求学的念头,只要下了班,看到电工们在加班,我都会主动留下来,帮助他们递电线、递胶布。

  一边看书一边偷着学的日子使我觉得自己天天在进步。我渐渐地对电有了初步的认识,什么三相四线、交流如何变直流、漏电开关作用与接法等等都是我在书里学到,在现实工作中看到,从而得到印证的知识。

  半年后,厂房扩建,需要安装照明电路。电工组的人手紧缺,后勤部班长见我整天混在电工组里,就安排我到电工组里帮助他们安装照明电路。

  新建车间的所有线槽都是我一个人装钉的,电工师傅们却坐在下面抽烟聊天。他们从来不会让我去试着接线,只是不断地吩咐我从地下拿些光管上二楼,从二楼电房处拿些开关下来,总之就是不会让我看到他们如何接线。当照明电路安装完成后,车间里引进了三十多台大型机床,这下子可忙坏了电工师傅。

  我本来打算一直跟着他们,籍着这个机会,可以认认真真地看看他们如何安装电柜,如何调试机床线路。谁知,他们让班长把我带回旧车间,说已经不需要人帮助了。

  我第一次感受到出门在外的无奈与凄酸。我知道无法在这里学到我所想要的技能。我决定离开,寻找属于自己的天空。

        (三)

  在铸造厂接近两年的时间里,许多和我一起进厂的员工都成为二手师傅,工资也升到八九百元,只有我还是学徒一个。对于我这样的人要离开,没有谁会觉得婉惜的。电工的鄙视笑容一直铭印在我的脑海中。

  记得曾经有一本书上说过:人不怕穷,只怕无志。我在铸造厂里什么也没有得到,但却使我体会到以前无法体会的东西,也使我的电工基础得到肯定,开始迈向新台阶。

  离开铸造厂后,我必须寻找新的落脚点。幸好,另一个工业区一间加工厂大型模转移,必须招收大量员工,其中电工30名。这对于一位对电有着浓厚兴趣,并期望能以此为职业的年青人来说,无疑是一个莫大诱惑。

  从来没有真正接过照明电路,从未安装过机床线路,甚至连空气开支如何接也不晓得的年青人如何应聘电工之职呢?矛盾的心理充斥着我,但强烈的吸引力最终使我硬着头皮去报名了。

  填写报名表时,我虚报了中专学历,虚报了两年电工工作经验。那真是推向危险境地的做法。万一要自己去安装机床线路怎么办?万一要安装控制线路又如何?万一……那个时候,我的脑海里根本没有什么后果,只要进去了就行。

  也许是我的运气好,或许是工厂急于要人安装线路,报名的三十多人全部安排在几个大车间里,并要求在一个半月内完成所有照明线路,三个月机床线路调试要成功。在工厂未进入运作期间,电工证可以未上交检查,三个月后必须持证上岗。这无疑给我一个天大的机会。因为我钉过线槽,看过许多次电工装线,。这无疑给自己一个喘息和向工友求学的机会。

  在照明电路安装的一个月里,同组的八九个电工根本不知道谁是真谁是假的。大家都是做着同样的工作,钉线槽、布线、装灯管、上开关等。我不敢掉以轻心,看着别人怎样做自己跟着怎样做,别人接线时更是瞪着眼睛看个清楚,等别人装好离开后,自己把它拆开重新再装一次。几次之后,我已经完全懂得照明线路的安装了。

  接下来的事情令我头痛不已。后阶段的机床线路该如何应付呢?那时候可是一人一个电柜的啊!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啊!那可是考真功夫的时候啊!我拼搏地往书店里走,希望能够找到一些能够速成的机床线路安装法。书是找到了,可并不能够速成。许许多多线路图令我眼花缭乱。

  那个时候,电工主管开始催促我们,有电工证的就要交上来了,放在家中或外地的就要寄回来了。失掉的就要到劳动局补办了。我根本就没有电工证,可是我不着紧,因为最重要的事情是如何顺利安装机床线路。

  越是害怕的日子来得越快,本来打算月中才送来的机床,月初就安装完毕,剩下来的就是线路安装问题。

  我们被分到第六车间,每人分得五台机床要在一个星期内安装完成,并调试成功。望着其他八名工友拎起工具箱,带上电线按部就班地在自己的机床前忙碌起来。我却呆站在那里,心里一直咕谂着:我该怎么办呢?

  我不懂但不算傻,我把工具箱放好后,先是检查了一下机床上的电柜,然后逐个看清楚,那个是在书上看过的,那个是叫不出名称来的,然后认真地记起来。不敢轻易下手的我开始尿遁了,装作上厕所,经过那位员工前就停下来,跟他聊几句,然后认真看他如何接线;经过这位电工前又跟他吹牛几句,又认真看他如何安装……我就是在东走西奔地看着其他电工安装下来,然后凭着自己的记忆,逐一地在自己的机床电柜上演习出来。演习完成后,自己还不敢确定,又不敢向其他工友请教,这并不是说我没有勇气去面对别人的瞧不起,而是在铸造厂的经历告诉我,人心不可测。万一遇到一个爱打小报告的工友,我向他询问,他定必可以看穿我什么也不懂,到时候向主管打小报告,我不是自投罗网吗?

  所以,我决定“加班”。其他工友都已经回去了,我偷偷溜到其他机床上,打开电箱,认真看清楚电柜里所有线排与元件的联接,实在记不清了,就用笔写在手上,然后再回到自己的机床上,认真对照自己“偷师”学回来的演习接法,确切无误后才下班。

  第二天,其他八名电工都纷纷打开电源使机床运转起来了。唯独我始终不敢打上电源,我害怕接错线,产生的后果将是爆炸。丑妇终要见家翁,电源合上了,机床竟然运转起来。那一瞬间,我的心一下子屏住了。是高兴还是担忧,是兴奋还是害怕呢……

  那简直是侥幸啊!实话说来,机床为什么能够运转,线路为什么要这样接,控制线路为什么能够顺利偶合,我真的全然不知。

  当第一台机床调试完成后,我全身衣服已经被衣服湿透了……

                                                            (四)

  有了第一台机床的安装经验,其中四台就简单多了,依样画葫芦。对着第一台机床电柜的线路,逐条线逐个元件都对上号,做得一模一样。因为我的谨慎,认真检查的举动,还真受到电工主管的好评。

  但是,有谁知道,那是逼出来的无奈啊!害怕出差错,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没有丝毫把握的做法令人心慌啊!而且作业的是无牙老虎呢!

  车间在两个半月就能够运作起来,三十多名电工受到褒奖,工资上得到上升。正当我们要进行三班制之时,我决然要离开这个帮助我在技术上起步的工厂。

  我不是害怕上面要我上交电工证,而是我现在还没有能力来维修机床线路。三班轮值制,每人都得独立维修工作。我之所以能够将机床电柜装好,并能够使用,是因为所有机床都是一样的,线路统一的。新的机床一般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所以我能够过关。这并不是说我的能力真的可以如此。对那些复杂的线路图,想来也头痛,因为我没有基础。

  我本来打算步入培训中心,好好地学习一两个月,领了电工证后才去当电工的。然而,生活的无奈,使我不得不重新投入寻找工作中。

  还好,新开发的工业区的厂房就是多,需要外来工的还真不少。制品厂招收五名电工,我便很顺利入职了。他们工厂对电工的要求并不高,一般只是一些点动控制,照明电路等简单工作。这对于有两个多月实践经验的电工作业人员来说,显然不是大问题。厂里的要求也并不是那么严格,主管要求我上交电工证时,我谎称在铸造厂里丢失了,现在正在补办。主管很容易就相信了,只是叮嘱了一句,要加紧时间补办啊!在附近工业区的人都知道,铸造厂的规模之大,电器设备之繁多,在整个镇上首屈一指的。从那里出来的电工肯定差不了。可是,偏偏就是漏了我这个一无所知的假货。

  出于对电气的浓厚兴趣,出于对技能炽热追求,出于对工作的需要,我必须要进入培训中心进行培训。利用三班制的机会,我就参加初级电工培训班的学习。

  电工课程从电工最基础教起,从电压、电流、频率最简单入门开始,一直到照明线路,机床线路逐步深入。每上完一节课,我都感觉到脑海被粉刷了一遍,许许多多不解疑惑随着课程逐步深入而慢慢地解开。

  每上完一节课,我总是回到工厂里找到相关的设备进行验证,凡是遇到不懂的东西就圈起来,用笔记下来,然后拿回培训班。等待明天下课后向老师请教。在整个培训班三十七人里,向老师询问的问题是最多的。这位老师竟然成为了我以后生意上的合作伙伴。

  两个月后,电工考核成功了,电工证却要在过年后才能下发。工厂此时正值加班赶货高峰期,二十多天后就是春节了。因此,电气设备的电路毛病老是出现问题。经过培训后,我对整个车间电气设备运作已经了如指掌。

  为了赶货,老板新增了两台机床,这是建厂以来第一次引进的大型机床。老板要求当晚就要把机床线路弄好,明天就要调试。

  主管找到我,将任务交给我,理由就是我在铸造厂出来,有接装大型机床线路的经验。我心里就觉得好笑,那是什么狗屁经验,瞎猫碰上死老鼠而已。对于现在状况,我已经有把握安装相对简单的机床线路了。

  我很熟练地将机床电柜各个元件检查了一遍,利索地给每条线不同颜色的电线标上号,然后逐条线对上,装在各个元件上。一台机床电柜在两个小时就装好了。其他电工纷纷投以不同神态的目光,有赞扬、羡慕、羞愧`……

  主管走过来问:“可以合电调试了吗?”

  “可以。”我大声回应。

  当主管把开头合上的时候,旁边的电柜突然冒出一股强烈的火光。“嘭”的一声,电箱的盖子向外飞了出去……众人被这一幕吓得心惊胆颤,面色灰白。

  “断电闸。”我在惊慌之中回过神来,大声呼喊。

   电闸早已经断开了,全厂的设备一下子瘫痪了。电工们七手八脚把机床电源的电缆割断,然后检修各条生产线的电气损坏状态。我却如一只受惊过度的小鸟,在机床周围转来转去。

  老板从二楼办公室呼喊下来,叫我上来一下。当我上到办公室,主管也随之而来,说其他生产线的电气设备没有受到什么损害,只是熔断了好几条保险管而已,装好马上可以开工。老板轻了口气,让我坐下,并给我倒了杯水。

  我静静地坐在老板对面,心一直在怦怦地跳。我不是害怕老板的斥责,而是心里很惊慌,一直盘问着怎么会这样呢?

  老板等我把水喝下去后,才慢慢地说:“我不想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现在是赶货期,两台机床必须要在这两天内完成调试,进行工作。电箱爆炸已成为事实,我也不想再啰嗦。我会马上叫人从外地将电箱买回来,你也不必惊慌,下去跟其他电工商讨,如何把另外一台机床装配好,这是你的责任。”

  出事后,我不可能马上去安装另外一台机床电柜了,我必须找出事故的原因。当我重新打开被烧焦的电箱,一股恶臭的塑胶气味扑面而来。我认真检查每一个元件的线头线尾,在接触器的主电器的出线处,两条火线竟然搭在一起,两条火线已被经被熔断了。我知道这不是我技术上的问题,而是粗心大意的结果。

  我找来其他几位电工,和他们一起商量。对另外那台机床线路认真分析后,开始着手安装。这次安装,七个电工用了三个多小时,因为有了刚才的爆炸效应,人人心里都发毛了。安装完毕后,我重新再检查过,然后让其他电工也检查一次。确认无误后,才敢合闸送电。合闸那一刻,我发觉自己的手不停地颤抖,头额一直冒汗。

  幸好,合闸送电后,机床运转一切正常。全部员工都松了一口气,好像参加了什么重大战役似的。

                                                         (五)

  尽管两台机床最后还是能够运转起来,老板和主管没有再提起电箱爆炸的事情,但是在我的心里,始终有一个迈不过的坎。当时在铸造厂里没有任何经验和学识居然不会出现任何差错,现在学到知识拥有经验后竟然闯了大祸,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我带着这个谜团最终还是离开这个让我成长的工厂。我需要给自己反省的机会,借着春节的来临,我回到乡下。

  在乡下,几位从事电工作的朋友聚在一起,他们谈到一个问题,他们经手的电器设施、电气设备的利润回扣很高。一个工厂的仓管采购一个月从五金经销商那里得到回扣比他的工资不知要高多少倍。当时,我只是会心一笑,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做什么采购和经营什么五金店。谁知,若干年后,我会成为五金店的老板。

  返回后,电工证发下来了,我必须投入新的工作中。这几年的打工生活使我明白到,人只有在安定环境下才能够有所发展。这些年来,我一直处于奔走状态,根本没有一个安定的环境。我现在能够做到的就是在工厂里安定下来,对电气进一步深入,巩固自己的技能基础。至于以后的路子怎样,那是下一步的事情了。

  如果说铸造厂使我对电有所认识,那么制品厂就是我初步成长的居所,陶瓷厂可以说是我成熟的阶段。陶瓷厂的电气设备多且繁,很多设备都是精密度非常高的仪器。编程器是我以前从未接触过的元件,它带有电脑编程的数据在里面。全厂懂得编程的人只有两个主管。

  在安定下来后,我决定还要到培训中心进修,考取中级电工证。因为现在所学的东西在这里已经落后了,我必须适应这里的需求,才能在这里稳住脚根。

  中级培训班要在市里才开始。为了学到更多电气知识,我利用一个星期一天的休息时间和多请一天的假在市区里完成了三个月的中级培训。

   本来厂里是不允许员工每个星期请假的,幸好我的理由充足,加上带班又是老乡,厂里才允许我的做法,但必须签定两年合同期。培训班的课程本来也是很紧张的,按照我的做法很难跟上来的。幸好我天生脸皮厚,不懂就问,多问多思多实践。三个月下来,硬拉硬碰最终还是被我通过了。

   学业完成后,我很想从事工厂内部的程控电路工作,那是一项对电气设备知识要求非常高的工作。金厂只有主管可以对程控进行调动,其他人没有主管带领,一律不得进入程控房。

  在陶瓷厂大半年日子里,我跟其他工人一样,做着同样的工作。没有挑战的工作是乏味的。我开始留意安装的电气元件。我们每天都必须更换大量灯管、电眼、开关、保险桥。我粗略地估量过,一间新开建的车间,所需要电气设备最少也要两万元,一间工厂六七个车间,办公楼、宿舍,饭堂加起来,单是电气设备也要二十多万。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数字啊!怪不得老乡们说那是一门大生意大买卖啊!

   从此以后,我开始往采购员身上打主意。这不是说我要抢他的饭碗,而是要跟他打好交道,对以后自己如果要从事这方面的经营会有很大的帮助。就算做不成,多交个朋友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

   有了这个想法,我将以前工作过的那几间工厂采购也联系上,主动约他们出来吃饭。我在桌面上,我们从来不谈什么利益关系,也从来不询问他的采购途径,只是谈昔日工作的交情和乐趣。

   随后,我开始物色大型的五金经销店。我知道不可能在镇上的五金店里入手,因为大多采购已经跟那里挂上钩了,而且那里的店铺又不大,很难做开的。我通过报纸和媒体,找到市里最大的五金交易城,结识了益友五金商铺的徐老板。我将意图直接告诉他,我们这里有几间大厂,电气设备供应量很大,但我们不可能来到这么远来采购,厂里的采购员要求送去,价钱方面要比镇上的五金店便宜一点。徐老板是个很精明的人,他单是听我讲了几间大厂的面积和经营,马上答应下来。回扣会在其中拿取,并答应帮我印好名片,回去好好宣传。

   经过几次与采购员们约会后,与他们有一定了解后,我开始转入正话,将名片和报价单送到他们手中,告诉他们说,这是我一位姓徐的朋友在市区里开办的五金铺,以后请大家多多关照了。

   本来他们都有自己的采购渠道,一般是不容易跟外人走的。但是,精明的徐老板在首次交际就送大礼,所有元件的报价都要比市价低五个百分点,这无疑是一个很大的商机。给予百分三的回扣点更是一个天大诱惑。三间工厂的采购员顺水推舟地往徐老板那里去了。  

   一个季度下来,徐老板给我算下来,付了一万三千五百元的回扣。他笑着拍着我的肩膀说:“年轻人,好样的。”

                                                         (六)

   尽管我知道经营五金电器的利润很高,但是我暂时不可能经营这行业,因为我没有本钱和经验。我也不可能出去跑业务,我不认识其他工厂的采购员。我必须战在陶瓷厂里,安心地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才能谋求发展出路。

   陶瓷厂在八月份进入顶峰期,全厂上下加班加点,电气设备长期超负荷运载,造成电频非常不稳定,补偿电路又严重不足,电路问题一直存在很大隐患。

   中旬的一天晚上,窖炉的生产线突然停止动作,所有电气设备均正常,只是编程器的数字乱跳不止。全厂电工集中在一起,由两个主管带领,分成两组对全条生产线进行检修,拆电眼、查电机、测温度全部都尝试过,编程器的显示数字还是乱跳不止。

   我突然记起老师曾经做过这样的实验,编程器在电频不稳定情况下,会出现瞬间失控,那是里面的记忆出错。只要将所有电源切断,然后再合上电源,一切故障消除。

   “关电,关电。”我大声地呼喊着。

其他电工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我。

“你触电了吗?”主管生气地问。

“只要断开电源,再和上就会什么故障也没有了。”我说。

“你是什么东西,凭什么说这样的言语。关电开电,你认为是玩啊。”主管严厉地说。

主管这么一说,引起大家的哄笑。主管又吩咐大家再认真去检查,我只好随着大家,作应付式地胡乱检查一翻。我心里纳闷,为什么我们这等人说话就是没有份量呢?

一个小时过去了,仍然检查不出什么问题。主管逼于压力,只得答应关闭电闸,断开电源,试试看怎么样。当电源再次合上的时候,整条生产线竟然动作起来了。

电工们纷纷向我投以钦佩的目光,只有主管狠狠地瞠了我一眼。

合同期在下个月到期了,我就是在这样环境下离开了陶瓷厂。我曾经给自己作过检讨,那时候的举措是否得当呢?

虽然说我是为工作而提出建议,但建议背后会产生什么后果吗?如果你的建议正确,你叫主管当着四十多名电工如何决择,听你的,我没有面子也没有地位,不听你的就无法完成工作,你这不是明摆着要主管为难吗?

尽管我的离开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件事,但它的确使我上了宝贵的一课。

                                                        (七)

经过那件事后,我学会收敛,也学会保存实力,以及如何让上级接纳你的意见而不会威胁到他的位置。因为我懂得了这些道理,所以在徐老板的五金店里,我有能力而不会功高震主。

徐老板知道我离开陶瓷厂后,主动找到我,邀请我加入他们的行列。他正需要一位监督工地水电安装的人员。因为我从工地上出来,有电工操作经验。他允许我在业余时间做自己的东西,并鼓励我多与其他工厂联系,争取更大的互利。

我突然想到培训班的电工老师,那里来上课的学员大部分都是希望从事电工作为的员工,他们大多数都是在工厂里上班。我可以通过电工老师与他们搭桥,先认识他们,然后通过顺腾摸瓜的原理,通过他们来得知采购员的名字和联系方式,与他们打好交道,无疑是与一群小型客户挂上钩。他们以后从事的工作,可能一两句话就会帮助我们完成一桩生意。

很快地,我与电工老师坐在一起。他很坦诚地告诉我,他既是一名兼职电工老师又是一间制品厂的后勤主任,许多过往的学生都是通过他的关系在他介绍的五金店取得货源,源于我们之间交往。他认为我很诚实,也好学求上进,而且我们给他的报价单较为便宜,所以,他决定和我合作。

电工老师还给我建议,如果条件成熟的话,你可以自己开办五金店了,免得再受老板约束。我感激地点了点头。

在老师指引下,他的许多学生纷纷将订单投向我们。业务量增加了一倍,我很快在徐老板那里赚到第一桶金。

徐老板娘的所有入货的单价和品种,我在半年内都摸得一清二楚。但是,他始终没有提及入货的地方和如何进货。或许这是商业秘密吧。如果要自己开铺,必须要有合适位置、客源、货源才能达成。

为了得到货源的确切消息,我想尽办法。我不可能从送货的公司代表那里得知,也不可能从帐单上查找,老板更不可能告诉你。最后,我从货车司机那里得到答案。

那是五金店的水管要送到八公里外的工业区,徐老板找不到合适的车辆,就租了一辆大货车送去,然后要司机到批发市场将散件配套运回来。事情过了不久,我亲自找那位货车司机,说店里要你到批发市场运货回来,由我和你一起去。

司机信以为真,载着我到省城里,找到那个庞大的批发市场,徐老板其实没有什么固定的经销代理商,只是在批发市场将各类电器元件,五金交电集在一起,然后运回去经营。

我深知这不是长久经营之计,商品市场价格说变就变,没有一个固定价格,而且集合市场里很多假货冒进去的。要想发展下去,一定要与大型五金交电公司的经销点挂钩,全权代销他们厂家的五金交电,这样才能够得以保证货源质量和价格。

我开始物色批发市场里各大品牌五金交电的经销点,并主动和他们取得联系。按时他们的报价和质量,都是在我想像之外。价钱比外面散批的要略低,质量比外面的要好。

回去后,五金店的设计蓝图在我脑海中清晰可见。

                                                        (八)

五金店设在宏信广场后面的商铺里,一百多平方的五金交电展示厅,主要代理了几家名牌的五金交电。

当昔日的采购员前来向我祝贺时,我给他们承诺说,品质上去了,价钱还依旧;当电工老师笑着拍着我的肩膀说,好样子,有一套;我笑着回答,都是老师的功劳;当徐老板步入大厅前,似有感叹地对我说,真乃青出于蓝胜于蓝,年青人本色。我笑着说,有许多东西还得向徐老板请教。

五金店的开张,使我人生踏上全新里程。我会更加珍惜今天得之不易的成绩。我会将自己人生价值观融入经营里去,并一直贯穿下去。


网站空间: 北京网易公司提供    管理员信箱:[email protected]
网页版权归著作人所有,采用和转载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