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介稿约
给我留言
与我联系

  

享受工作

 

读书年代,我一直对自己的智商甚为自负,理科成绩一直居全校的前三。敢于挑战难度的我开始从最复杂的提高题做起。在初中阶面就可以把全乡的棋手推下台来。直到中考后,尽管我以高分有利考入县城重点中学,止终无法如愿,带着几分忧怨踏上打工生涯。残酷的现实把我推向沿崖。

十七八岁的驿动年龄,脑海中总是充满了幻想,总是想像着无论去到哪里自己都是主角。可是,乏味的流水线生产使我产生了怨言。在我的心目中,我只知道打工是谋生的手段,为了生存我不得不踏上打工之路。望着白领们出入办公室的洒脱,使我对自己的工作产生了憎恨。直到知道他的离去,我才真正懂得工作的意义,工作不是负担而是实现价值的体现。

他是我中学的师兄,比我高两届。在我的记忆中,他永远是一位聪明的小伙子,尽管他不擅于交谈,但止终无掩盖他的才华。在中学六年里,他的文理科成绩一直都排在全校前三;初中时代表全县参加青少年的棋艺赛,得了亚军。在我们这群后辈的校园棋手和理科尖子里,许多人都想向他请教,与他为伴。但是,他像一位高傲的公子,只可远之而不可靠近。直到他毕业多年,他的名字仍然在校园内响荡着,真真正正成为了我们学校的一代“名人”。

他上大学后一直没有回来过。我们也只是偶然从其他师兄口中听到他的消息。他在大学里过得很不错,经常往外里做兼职,解决了全部费用,是个很了不起的大学生。但是不知怎的,他跟系里的所有的师兄妹都无法合得来。那个时候,我就觉得纳闷,一个才华横溢的年轻人怎么跟人合不来呢?

后来,他工作了。凭着他的才华和学历,很快就在公司里站稳脚。可是,不懂得搞好上下级关系的他,很快被上司排挤在外,同事们之间冷漠如水。他觉得自己在公司里也很难得到发展,悄悄地离开了;转到信息公司里,不擅言谈的他只知道埋头苦干,自以为只要创出成果就可以令众人信服,就能够得到开迁。谁知,他所创造出来的成果全部被同事夺去了。他一怒气之下,硬拉着同事去找上司评理。在上司面前,他竟然忘了自己是下属,在办公室里拍案而起……经过这件事后,他开始讨厌工作。他觉得工作上的人事之间的关系太残酷也太无情了。他开始改变这种状况;当他在科技集团上任主管的时候,他一改昔日的作风。设陷阱让其他主管踩下去,然后踩着掉下去的人的肩膀向上爬;对待部属员工,他采取强压的措施。只要部属稍有向上爬的迹象,便采有压逼和打击的方式进行管制。他自以为这样就能够稳定自己的行政位置,而且只要不犯错误就可以平步上升。但是,人并非完人,无可能十全十美。一个小小的错误导致他墙倒众人推,成为孤家一人。

他无法明白,工作带给他什么。在工作过程中,他没有朋友,没有情义,更没有意义。他觉得异常的痛苦。他无法逃避残酷的现实,为生存而不得不再去求职。但是一想到工作,他心里就发毛。他无法接受工作中冷漠的人际关系,工作成了他心里最大的负担。

我永远忘不了2004年的8月,我听同学——他的堂弟告诉我,他逃避现实的情景。

那天夜里,下着大雨,他站在科技大厦的十楼的阳台上,凝视着万家灯火的大都市,翻身一纵,掉在下面的施工场上,鲜血溅满了四周……后面的我再也无法听进去了,只觉得心里异常的沉重。

以后的十多天,我一直都在沉闷中度过。我止终不相信,一个年轻有为的生命就这样不堪地自毁了。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当我回到家乡,听父亲说起关于他父母亲的事情,他的母亲因为儿子的逝去变得疯疯癫癫的。他太傻了,傻到用生命去惩罚残酷的现实,最终的苦果的承爱者却是年迈的父母亲。那时,我感到一种莫大的凄酸。

从此以后,我经常拿他作对比这使我在工作上不得不投入百分百的热忱。在流水线上,我以最高的效率被连续两个季度被评为优秀员工;下半年,我被当选为生产线的带班。随着时间的流逝,我越来越觉得学识重要性,越来觉得与人为善对整体的凝聚力的重要性。我开始涉足管理学,利用夜间时间读夜校,来弥补自己的不足。

我原以为自己一直会埋怨工作的如何不顺心,工作那么令人厌味。我会觉得工作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我甚至会憎恨工作。好像有了工作,生活便会变得淡然无味。直到现在,我发觉原来什么也不是。尽管现在的工作还不能如我所愿,有时还会因为某些问题而令我郁闷。但是只要一想到他,我就觉得我不应该把太多怨气和郁闷放在工作上,这样只会使你更加消沉。随岁月的增长,我越来越觉得工作给我们带来压力的同时,更多地也带来了不断向上的动力。为了将工作完成,又不得不教会我们如何和同事之间互相配合,互相交流,达成统一协调地合作。任务完成后,每个员工都会拥有一种自豪和成功的感觉。因为我们懂得承受在工作中种种痛苦,并且能够勇敢地承担下来。

工作给予了我们什么,我们应该从工作中学会享受。如果他真的明白工作的意义,就不会选择死亡的方式去逃避现实。试想,一个人连死亡都可以面对,那么为什么就不能摆脱种种纷扰和束缚呢?如果他能够懂得这个道理,就肯定不会产生这样的悲剧


网站空间: 北京网易公司提供    管理员信箱:[email protected]
网页版权归著作人所有,采用和转载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