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介稿约
给我留言
与我联系
 个人简介

    生于80年代初,曾在邮电部心理咨询热线工作室、文学杂志社当过特约编辑,任过艺术职业学校团委书记,《肇庆新青年》专栏记者。一直从事与文学有着息息相关的工作。千禧年以后从事企业文化工作,熟悉职业学校整个教育体系,能够将易学运用在行政管理中,将哲学溶入文学创作里面。闲时,一盏茶、一盘棋,感悟人生……
 
写作范围

    期刊栏目策划、广告企划、广告语、时事短评、纪事文稿、故事文字、小小说、短小散文、通讯稿……

笔名:振业
电子邮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主页:
http://jinart.nease.net
OICQ:376588468
昵称:寒傲似冰

 

 

 

 

 

 

 

 

 

 

 

 

 

 

 

 

 

 

 

   

为正邪定分界

最初看到团体机关报是从一位在技术学任职的朋友手中拿过来的。与报社的社长认识纯属一种偶然。我在学校行政处任职不久,因为工作需要,到团市委里召开会议,他给到会每一位人员都发了名片。这时,我才知道他是这份报刊的持牌人。

 因为酷爱文学的缘故,我很快与社长搭讪起来 。然而,他关心的是我们学校有没有订阅这份报纸?全校有多少个班,可不可以每个班都能订阅一份呢?最好每个学生都能订阅一份了。我对这份报纸并不了解,就向他打听了一些情况。

这份报纸针对全市青少年,主要有“七彩地平线”“新闻追击”“青春热线”“追星一族”等几大版面。我随便浏览了一下,无论从排版设计,还是内容都是平谈无奇的。我觉得这并不能迎合青少年大众的口味。我把自己的想法很直率地告诉了他。他的脸色一下子变黑了,但很快就笑着说:“报纸刚起步,还需有待改善。”

 我很坦白地说,我可以拿几份报刊回去,让学生看看。如果他们认为可以订阅的话,我可以帮助他们订阅。如果他们觉得不好,那我就无能为力了。至于说,文学版面里青年人物的纪实稿,我也许可以帮助组稿的。

社长当时没有说什么,只是不停地点头,表示欢迎。

报刊订阅的事情一直耽阁着。学生对这份报刊不兴趣,甚至连看也不愿意多看一眼。社长致电向我询问了好几次。关于督促订报的事情,我一直很婉转地回绝,并解释说这方面我恐怕帮不上忙。关于组稿方面,我还是很乐意地做的。

在短短半年间,我给报社送了近十篇关于青年的励志的纪实稿。刊登出来以后,编辑部从未向我付一分钱的稿费,甚至连样报也要我亲自登门向他要回。  虽然,我并不是为了稿费而专门写作的撰搞人,但是给作者寄付样报应该是最起码的事情了,他们也做不到。这怎么能够保证优秀稿件的来源呢?

为了能够引起在校学生的关注,报社曾经举办过“三人篮球赛”“团体征文赛”。但是,这些赛事都要进行收费。“蓝球赛”参加都要交50元报名费;团体征文刊登专版上,每版要收费980元。这是什么原由呢?社长解释说,这是各项活动的经费啊!

最令人气愤的是:我在批改学生作文时,发现了几篇精美的短文,并征得学生的同意,将稿件送到报社中去。报社将稿件刊登出来,却一直没有给学生付稿费和样报。后来,学生打电话询问。报社的工作人员却说:“你有作品在本机关报发表已经是很幸运了。你有作品在年底还有机会收入优秀文集。文集中的作者只要交50元就可以得到一本,十人以上打八折。”

学生义愤填膺地提起这件事,我也快要给气晕过去了。

以后我再没有往报社送稿,再也没有主动跟社长联系过。

年底,社长突然致电告诉我,作者的全年文稿已经编成书,我和两位学生的文稿也被编入去了。如果我们想得到那本书,交150元就可以得到三本样书。我连忙找个籍口,推却学生对文学的兴趣并不浓。他反驳说:“你不是说学生对文科并不感兴趣,怎么老是有人往我们这里投稿呢?”

我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实言相告。如果真的要我们花钱才能得到样书的话,就把我们的文章删除吧!

从此以后,社长再也没有再和我联系过了。

春节过后,听文学上的朋友说,报刊已经停办了。主要原因是发行量上不去,广告业务一直联系不上,加上对报刊业的整改。我点了点头,不置可否。朋友好奇地问,为何点头?我笑着回答:“很好,关门了就好。”

过了一个月,我坐在公交车上,刚好与社长碰上了。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主动走上前,向他问好,并询问报刊办得怎么样呢?

他先是勉强地笑了笑,然后解释说,报刊正在整改当中,过两个月重新改版了。

我问他报刊要怎么改版才好呢?

他突然把话题一转,告诉我,他现在正和全市最大的书城合作,向全市大中小学的学生出售辅导资料。他要我回学校宣传一下,协作配合地进行售书。

他就说,现在很多学校的老师都会向学生介绍各类参考书籍。学生就会按照老师的意思,统一在老师交费买书。如果我能够做到这一点,会得到10%的回扣。

我不好当面回绝他,只好答应下来。

我时常在想,社长经营一份报纸,他的内在潜能和发展前景是不可估量的。可是,不走正道的他却把这份报纸搞垮。也许他还在不断地寻找原因,把办不下去的根源责怪在发行量上不去,广告业务跟不上,没有人才支持他的因素。可是,他是否想过,他所经营的报纸为什么没有人自愿去订阅呢?广告主为什么不愿意投资在报纸上做广告呢?真的是没有人愿意主动去帮助他吗?也许这些就是哲学所说的,以正道治理和经营的道理吧!


网站空间: 北京网易公司提供    管理员信箱:[email protected]
网页版权归著作人所有,采用和转载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