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介稿约
给我留言
与我联系
工作室简介企业文化与管理数码摄影院校招生信息心理话题 短信媒介用稿‖文案策划‖文学作品高考宣传海报

 

《一个爱滋女的真诚呼唤》创作背景

作为一名蓝领阶层的企业文化专员的打工记者,所接触的都是从生活最底层的打工一族,所描绘的都是底层打工生涯的甜酸苦辣。本来我们是很难与追求时尚和新潮的大学生有很深入的接触。一个偶然的时机,让我与丹妮结识。

一位带着梦想来到这个繁荣大都市求学的文科生,带着乡村孕育着她的淳朴与单纯、善良且美丽,在大学里寻求属于自己的灵性空间。然而,上天偏偏给她开了一个莫大的玩笑,骇人听闻的“病魔”竟然悄然无声地降临在她身上。第一次在天桥上见到她的时候,她那双充满忧郁、无奈和痛苦的眼睛还不停地闪烁着对生存渴望、对人生希望的神态。

一位才二十出头的花季少女在如此厄运下,她所表现出对生存的欲望竟然如此强烈。这使我感到剧烈的震憾。在这个社会里,还有多少如丹妮同样命运的人呢?她们周边的人群将会用什么态度去对待她们呢?

无法令人接受的“病因”也许是许多人对这种病一直以抗拒、抵制的心态去面对。因为恐惧而生畏,因生畏而拒之门外。周边人对她的鄙视、岐视,甚至侮辱,社会还没有真正成立这样的机构去收留和帮助这帮人。那么,这帮人的命运最终会走向什么样呢?

其实对于爱滋病的传播途径,并不是如人们平时想像中那样恐怖。一般人会认为病因是不洁性行为,泛交滥交以及吸毒等肮脏渠道所感染。从丹妮的感染个案中,我们可以看到爱滋病的传播并不是如人们想像中那样,许许多多无辜的人甚至连自己为何感染病菌的根源在哪里也无法知晓。丹妮是无辜受害中的一员,成为备受社群鄙视的弱小个体。

并不是说她们不想生存下去,从丹妮眼中所流出对生存极度渴望的神态,以及她还在为断为治疗自己的病而想尽一切办法。只是社会及周边的人无法去理解她们。

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生病的时候总会希望身边有亲人和朋友来照顾自己。按照医学说,亲人和朋友的照顾会使病人放开心扉,精神就会爽朗,病情就会慢慢好转过来。中医认为,医人先要医心。但是,丹妮这帮人所得到的是什么?不是安慰也不是呵护和关怀,而是冷嘲热讽甚至拒之门外的侮辱。不是她们不想活下去,而是周边的人无法令她们生存下去。

一个在体质和心态都受到莫大损伤下,最容易倒下。丹妮在周边人嘲讽声中滴着血泪离开了人世。

悲剧,总是令人记忆犹新,让人黯然神伤。但愿悲剧不再重演。让更多人去关爱、呵护爱滋病人,是创作这篇纪实稿的目的。

 

 

 

一个爱滋病患者的真诚呼唤

口述:丹婷  执笔:振业

我只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大学生,做梦也没有想到无情的病魔竟然会降临在我这位弱小女子身上。

前年春,我因为胃出血而在医院治疗了十多天。为了感谢李华同学对我住院期间的照顾,在我出院的下午,我拎着一篮水果到她家里做客。可是,她却外出了。她的大哥热情地接待了我,给我倒茶,与我真挚地聊起来,又忙着给我削苹果。他稍不留神,刀子刮破了他的手指,在刀子上留下了一道血痕。我连忙站起来,想帮他找些什么止血。他却笑着说没关系的,自顾找来棉花止了血。我将桌子上的东西收拾了一下,用纸巾把刀子上的血痕擦掉。然后,我给他削了一个苹果,又给自己削了一个。

当我被检查出是爱滋病患者时,我简直不相信这就是事实,脑海中一片空白。以前,我在医院里见过一个临死去的中学生躺在病床上,他那茫然而无奈眼神至今仍历历在目。我曾经在校园的广播站里组织过"大学生如何看待爱滋病"的话题,希望通过自己的呼声去了解现代人如何对待这群弱小群体。大多数人都是认为只有通过不洁性行为、吸毒和同性恋的途径交叉感染的。即使在公认的大学校园里,许多同学都是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抱着避而远之的态度去对待爱滋病患者。歧视的眼光普遍地存在。因为这个话题,我特意跑去接触了一些爱滋病的患者,也接触到这方面的医生。我总是希望通过真诚的呼声,使我们周边的人们关爱这群弱小团体。当时,已经有许多同学对我言行大为不解,更有甚者嘲讽我不知是否已经与那群人同类了。可是,现在我真的与这群人遭受同样的厄运。老师、同学、朋友,甚至社会中人会怎样看待我呢?我不敢想下去。

"病毒很大可能是通过胃出血的伤口感染的。"医生告诉我说:"现在最有效的治疗办法,就是控制病毒再生,但是治疗费却十分昂贵,你得有心理准备。"我开始为治疗费而担忧,无法根治的阴影一直困扰着我。我开始憎恨李华的大哥,一个毫无人性的魔鬼,憎恨那些将病毒传染给他人的混帐。我的怨言还没有开始,李华来告诉我,她的大哥被检查出患上爱滋病毒了,连他的女朋友也感染上了,他们已经搬到郊外的小村庄去了。大哥临行前还叮嘱她来和我去检查一趟。

天啊!灾难降临在无辜的身上,无辜的人又将灾难带给更无辜的人们。现实为什么总是那么残酷啊?

我根本不敢想像师生们会怎么样去对待我,无法面对这个事实。我没有勇气更不忍心将这个残酷的现实告诉双亲。即使让他们知道了,只会让他们伤心,也无济于事。他们仅依靠那块黄土的收入才勉强将我送到大学里来。我怎么忍心将这个事实告诉他们呢,而且这不是一般的病症,是一种受人歧视的症状。我找了许多借口瞒住了他们,然后悄然无声的离开了校园。

我无法应付昂贵而又深不见底的治疗费用。我开始放纵自己了。我第一次出现在酒吧,并被陌生男人抱住我的腰围时,从未与男孩有过肌肤之亲的我竟然是那么从容。如果说少女的初夜是神圣的话,那么染上病毒的初夜就是在尖刀上的演习了。当那位男人望着床上那斑斑血痕,欣喜若狂,心满意足地塞给我五千元。我并不在乎自己现在所谓的贞洁,自感染上病毒以后,它已经不再神圣了。在我的心目中,它是一朝肮脏的东西,肮脏的东西从哪里来就让它还给那些肮脏的人们吧。

在这半年里,我基本每夜都是沉浸在灯红酒绿之中,用自己的躯体换取微薄的收入去填补那深不见底的治疗费。医生曾用诧异的眼光望着我说:"你的病情恶化得很快。"我深知医生言语中的分量,也深知这是自作孽。

直到有一天,我在天桥上遇见文。他是我在书城里认识的一位打工记者。我想逃避,却被他拉住了我的手。他说:"我到过你的学院找过你,可是你的老师同学都无法知道你为什么要不辞而别。"也许我的离开真的成为他们心中的一个不解之谜吧。残酷的现实使我变得冷酷。我只是冷笑着对他说:"我的事不用你过问吧?"他突然板着脸说:"你知道现在像个什么模样吗?你将青春糟蹋将生命玩弄。你对得起你的亲朋好友吗?你自私,你馄饨。"望着他那凛然的样子,听着他的振振严词,我的心剧烈地颤抖了一下。

文把我带到雅静的咖啡厅。听着他那如亲人般的问候,感受着亲热般的呵护与关怀。我终于忍不住了,伏在桌面上防声痛哭起来。周围的客人的目光都投向我们,弄得服务员连忙给送来一包纸巾。我将自己的不幸遭遇告诉了他。他一直紧闭嘴,细心地聆听着,过了良久,他才深深地叹了口气,握着我的手说:"一个异乡女子,小小年纪便要经受如此厄运,令人黯然神伤啊!但我坚信,厄运过后定能开出美丽的鲜花。"我只是淡然一笑,我根本不敢奢望有什么奇迹出现,在此时此刻还有一个能够聆听自己故事的人,我已经感到心满意足了。他又说:"我接触过一些医生,从他们口中得知,即使在医术昌盛的今天,也是无法根治爱滋病。有一位老中医曾经向我提起过关于爱滋病的看法,希望从中医里找到这方面的突破口。我们不妨去找找他吧!"

过了几天,文真的带我到一位年过七旬的中医家中。老中医询问了我的病情后,又给我切了脉,然后思索了良久,才给我开了三张药方,并一再叮嘱我要注意身体。我一直觉得中医学说很玄虚似的,特别是那老中医所说的元气些什么的,抓不到摸不着。我想,连世界上最著名的医师对爱滋病都无法根治,难道你一名游医有办法?当时只是碍于文的情面,不好意思离开而已。可未到出租屋,那药方早就成为街边的垃圾了。

文经常来找我聊天,每次他问起为何不熬药时,我总是推却说晚上才熬。那段日子是我感染病毒后最开朗的岁月。我的心灵受到很大的震撼是我到文的宿舍找他之时。刚入大院门口,我便听到文的邻居在讨论着他。"听说文这个小子与一位爱滋病女子混在一起了,说不定他已经与她同类了呢。""我们得小心,要离他远一点。""这真是风流韵事作的孽啊!"……听着听着,我不由自主地转过身子,泪击碎了我的心。人言可畏,使我们这种人根本无资格与他人交往。我不想因为我而使文受人歧视。我决定离开出租屋,也离开文。

可是,当我与一位中年男人相拥着进入厢房时,文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他强行将我拉到另一间厢房里,把房门反锁起来。望着他脱去上衣,又脱去裤子。我惊叫起来:"你要干什么了?你到底想干什么啊?"他二话没说,强行将我按倒在沙发上,伸手就要扒去我的上衣。我拚命的反抗着,呼叫着:"你疯了吗?"他却像一头恶狼似的,麻利地将我的上衣扯掉,又要扯我的胸罩。我不知那来的勇气与反应,张开口在他的肩膀上狠狠的咬了一口。他慢慢的松开手,站了起来,突然放声大笑说:"你依然还是一个有良知的女孩。你可以为我着想,不想我因此而成为受害者。可是,你为什么不为与你发生过关系的受害者,以及受感染的无辜人们想一想呢?我本来想通过自己的行动去唤醒你对人生的觉悟。可是,我彻底地失败了。"望着他一脸痛苦的样子,我的心像扎了根刺,痛啊!我又何尝不想给自己一个反省觉悟的机会呢?可是,这个社群允许吗?病魔允许吗?

当医生告诉我,病情恶化得很严重时,我已经静静地躺在病床上,等待着死神的到来……

 


网站空间: 北京网易公司提供    管理员信箱:[email protected]
网页版权归著作人所有,采用和转载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