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介稿约
给我留言
与我联系
 个人简介

    生于80年代初,曾在邮电部心理咨询热线工作室、文学杂志社当过特约编辑,任过艺术职业学校团委书记,《肇庆新青年》专栏记者。一直从事与文学有着息息相关的工作。千禧年以后从事企业文化工作,熟悉职业学校整个教育体系,能够将易学运用在行政管理中,将哲学溶入文学创作里面。闲时,一盏茶、一盘棋,感悟人生……
 
写作范围

    期刊栏目策划、广告企划、广告语、时事短评、纪事文稿、故事文字、小小说、短小散文、通讯稿……

笔名:振业
电子邮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主页:
http://jinart.nease.net
OICQ:376588468
昵称:寒傲似冰

 

 

 

 

 

 

 

 

 

 

 

  

在山乡里当教师的堂姐

 

堂姐是伯父的独女,又是中师最后一届的毕业生。

毕业那年,堂姐被分配到远离市中心三十多公里的小山乡里当教师。到校报到回来那晚,堂姐不停地向伯父诉苦:那里的山乡偏僻得很,连中巴都没有经过的,坐车到了镇上还得乘车进去。学校的设施真是落后。总之,那里的环境实在太差劲了。

伯父细心地聆听完女儿的述说,最后问:"那你的意思怎么样呢?"

"爸,我不愿意到那个地方去。我想到外面去走走,留在我们这个穷乡僻壤里根本没有发展的前途。如果不成,我还可以留在你们身边,打理我们的档子呢!"堂姐答。

伯父突然拍案而起,大声地吼道:"无论你喜欢与否,你一定要去。"

那夜,堂姐哭了。

开学的第一夜,堂姐哭着打电话回来,恳求伯父说:"爸,这里真的不是人居住的,蚊子又多又大,根本无法入睡;吃的那些东西脏兮兮的,根本无法入口;购买生活品,还要到四五公里外的乡镇上去……爸。我无法呆下去了,您就让我回去吧!"

"既然来之,则安之吧!别人能够在那里任教,为什么你就不能安下心来呢?"伯父平缓地说。

"爸,可是……"堂姐还要解释些什么,伯父突然将电话挂断了。

过了一段日子,堂姐又打电话回来,哭着央求伯父说:"爸,女儿真的呆不下去了。女儿可以回到你们的身边,帮你们打理档子。您就让女儿回来吧!"

伯父总是很认真地听完女儿的述说,平静地说:"好歹你也留一年,再看看吧!"

就是这样,堂姐在那个山乡任教三个春秋。也很少打电话回来诉说苦了。

这年来,伯父的身体越来越差劲了,打理起档子越来越力不从心。伯娘多次规劝他,要让他女儿回来吧,既可照料两老,又可以打理档子。难道我们还差女儿那一份莘酬吗?

伯父总是说:"我的身体还行,女儿不是在那里已经好好的吗?"

伯娘还是悄悄地给女儿捎了个电话:"女儿啊!你还是回来吧!爸,妈老了,身体老是有毛病,打理档子越来越吃力了,你就算尽一份孝道吧!"

堂姐哭了,抽泣着说:"妈,女儿舍不得这里啊!舍不得这群小孩子啊!每当我想离开的时候,只要望着这群天真可爱、纯心如生的小孩子,我的心一下子就平静下来了。女儿不孝,没有在爸、妈身边尽孝道之责。但女儿向你们保证,只要一有空,女儿马上回去看望你们。

"可是……"伯娘还要说什么。话筒却被伯父接了过来,说:"我们两老还好好的。既然你明白了,很好。"

挂线后,伯娘不解地问伯父:"你为何一直不让女儿回业呢?你又说女儿明白了,到底明白了些什么呢?"

伯父脸上的皱纹舒展开了,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言语:女儿终于长大了!

 

刊于《肇庆新青年》报


网站空间: 北京网易公司提供    管理员信箱:jin[email protected]
网页版权归著作人所有,采用和转载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