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介稿约
给我留言
与我联系

                                灶

粤西小城,远离省俯,却因盛产咸脆花生而盛名。

城中最大的花生寮在城北,当家是远近闻名的烘生师,又是位大商家,因其未当家前一直守在烘生炉前生火,且排行第四,故得了灶四的别号。

灶四的丈人是花生寮的烘生师,跟师三年,学技三年,执手干又三年。经灶四烘出来的花生,肉饱味浓入口香脆。花生寮的当家无儿无女,便将加工生意全交予他。当了家的灶四.,马上将附近四家加工场联合起来,与城西规模最大字号最老的陈家花生容寮相持。

陈当家加工的花生以量大包装精致而著称,而且全都销往外地。灶四一直盘箅着这条财路,外销的量大且价格高.,只是无法打入外地市场。其思算一番,计而成。

次日,一客商至陈家,奉上白银百个,以作订金,欲购咸脆花生五十万。

陈当家眉头稍皱,沉思半晌,方问:贵客是否一到便至敞舍?

客商起身.,欲离开之状。

陈当家忙过来,陪笑道:贵客突来,心中稍奇,故此一问,别怪.

客商答:众人皆说,陈当家处事稳重,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陈当家忙抱歉:哪里话,不知贵客何时提货?

两个月后。客商答。

……'陈当家干咳了几声.,:价钱如何?

比市价高三十点。客商爽快地答。

当真?陈当家追问。

当面签约,白银作订金。客商答。

送走客商后,陈当家忙唤来管家,:现储成品有几?所剩生料多少?

这两天生意特好,成品被人抢购一空,生料只剩底仓管家答。

陈当家的眉头又皱了皱,干啥如此之巧?忙吩咐管家在城中四处收的花生,又令人到附近四城收购。

人返回报,两天前,城里城外所有生料已被人抢购。

此乃何人所为?陈当家问。

灶四爷。下人答。

灶四?陈当家破口大骂:你这个只懂烧火管炉的臭小子,竟敢在老夫头上动土了。

老爷,现该如何办?管家问。

找灶四去。陈当家说。

干哈?管家不解。

向他要生料。陈当家说。

这不是中其计乎?管家更不解。

陈当家奸笑着说:交不出货得赔,与其白赔,不如要回生料,大不了白干一场,也不至于白赔吧!

若加工出来的花生没人来提,怎办?管家又问。

要知道,咱还有外销之路。陈当家有些得意地答。

对陈当家登门求购生料之事,灶四满口应承。

那价格如何?陈当家言语一转。

既为同行中人,这个好说,按市价出售。灶四豪爽地答。

当真?陈当家心中生奇。

即可提货。灶四笑着说。

看过样品后,陈当家捧着花生递至灶四面前问:四爷,这……

!今年花生的收成甚差 ,粒子小了 ,色泽也不如昔年。灶四答。

陈当家只得暗自叹气,硬着头皮将那批生料购下。

八大加工场昼夜不停地赶货,才在交货前完成,却迟迟不见有人来提货。陈当家依旧若无其事地坐在大厅品茶,他正等着捷报。

一盏茶功夫,管家匆匆而回,禀报说:昔日几位外地客商都说他们有了货源。小人看过他们的货品,竞是前些日子,咱大量批出去的。客商还说,货主叫灶四爷,而且价格比咱的便宜了半截。

此计好绝!陈当家大叫一声,双眼一翻,气一顶.,便昏倒在地。

不久,陈当家病逝。临终前嘴里仍不断叨谂着:此计好绝也!

陈当家的后人不善经营,五十万成品堆在八大仓库里,半年也找不到客户,仓库成了老鼠的巢穴。灶四顺利地接管了这个烂摊子。

后来,灶四干脆将陈当家的花生寮搬到城北,合二为一,成为全城最大的咸脆花生加工场。一盘如此大的生意,一个规模如此庞大的加工场,当家是灶四,师傅也为灶四。从选料到下炉温火,从购料进帐到出货入帐,都是其一手处理。

上等的咸脆花生,肉要饱药满、均匀、色泽黄净、入口香脆。温火时,火候要足。温不够,则不脆,火太大,肉则焦,火候得刚好,烘透花生外壳,渗入肉内;盐及淤泥要有份量,多则会咸,少则无味;调层倒花生换炉,速度要快,否则 ,温不均,味会散.加工场佣人很多,灶四只让他们专干一种工序。

烘生师如厨师一样,从选料到下火,得样样精通。要使一粒花生肉饱味浓入口香脆,其内在功夫定要到位。精通各工序的,只有灶四一人。

灶四那盘生意经和烘生的绝活,同样是令人叫绝。灶四这个名字,在城中响了近半个世纪。他逝去后,那手绝活也就失传了。这个小城也不再因能产咸脆花生而盛名了。

 * 灶四爷刊于《读写指南》2005年第3

 


网站空间: 北京网易公司提供    管理员信箱:[email protected]
网页版权归著作人所有,采用和转载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