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介稿约
给我留言
与我联系

   

      我和蚊子的故事

 

我刚来这里的时候,同事便告诉我:这里的蚊子既多又狠,并一再叮嘱我,到了傍晚便要将窗户关上,在房间烧蚊香或喷些杀虫剂之类的东西。

当时,我只是随声答应了下来。可心里并不当这么一回事。在我过去的岁月里,我总是这么认为,蚊子并不是那么可恶的。它既然是自然界中的一员,那么就有它生存的方式。只不过它的生存方式与其他动物不同而已--靠吸吮其他动物的鲜血而生存。

正是因为我有这样的想法,所以我很少挂蚊帐来阻拦蚊子的,更别说是烧蚊香和喷杀剂来驱杀它们了。我认为,真诚总会打动蚊子的。它们吃饱了一定会离开。

我前两年挂了一次蚊帐,这可是一个很大的教训啊!那时,我出外采访,住在一家农场里,因为蚊子很多,主人家就给我挂了蚊帐。不知是不是因为自己不习惯挂蚊帐,还是什么原因,那蚊子也不知从哪里钻了进来。把我从睡梦中咬醒了,脸上、手上红一块紫一块的。那些蚊子还在耳边嗡嗡叫,弄得我怎么也睡不着了。最后,我想这样不是办法啊,它们为什么吃饱了还在叫个不停呢?就是因为它们被关在蚊帐里面,想走也走不掉。于是,我马上把蚊帐拆掉。这样倒安安稳稳地睡着了。

到了这里,我这个善举显然是走不通了。第一个晚上,当我关上门,睡在床上,那些蚊子便一哄而上,盯在我的脸上、手上咬个不停,还在不停地嗡嗡叫。我想,它们吃饱了就是吗?为什么还在不停地叫呢?真令人讨厌。透过窗外的月光,我才看到许多蚊子从外面飞进来。天啊!屋内的蚊子原来在呼唤它们的弟兄们啊!我开始有些恼火了,你们哪有这样的道理。那样就折腾到半夜,蚊子才有所上敛。我却整夜没合眼。

第二天傍晚,我不得不将窗户关上,至于用残忍的手段对待这些弱小的动物,我认为还没有这个必要。我自认为在房子里的蚊子会自觉起来的。就像猪苗一样,吃饱就睡觉去。这是多么美丽的想法啊!当我一躺下,蚊子就伏在我的身上,伸出它们的刺扎在我每一处的血管上。你们尽情地吸吧!吸饱了,你们好睡,我也好睡。在朦朦胧胧中,我做了一个梦,自己在悬在半空中了,身体下无数的蚊子将自己抬了起来。我心里一惊,醒过来了,发现自己竟然掉在地下来了。

房子里蚊了越来越多了,也越来越嚣张了。我无可奈何之下,还是挂起新的蚊帐。那天晚上的上半夜,我睡得很香。可到了下半夜,我被一阵沙沙的撕纱声音惊醒了。连忙从床上跳起来,打开电灯,只见数千下万蚊子集中在一,将蚊帐慢慢地撕开一个小口、撕大。我被这惊心动魄的一幕吓得差不多喘不过气来。等我反应过来时,那群蚊子已经蜂涌而至,将我压倒在床上了。

我真的没有办法了,只得搬到外面去,这样才过了一段安宁的日子。那天,我带学生到宿舍楼去搞清洁。来到以前我住过的那间房间,只见木制的门窗被咬穿了许多洞孔。房间各个角落聚集了无数只蚊子,一见我回来,便蜂涌而去,扑向我身上。忙于逃命的我直窜上护拦,从三楼跳了下去……

 


网站空间: 北京网易公司提供    管理员信箱:[email protected]
网页版权归著作人所有,采用和转载请联系